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旅游新闻

温故知新 妙语解读上市公司年度十大事件

发布日期:2022-05-14 16:36   来源:未知   阅读:

  宝钢宝刀不老:增发50亿新股,再现航母本色;试水认沽权证,市场如痴如狂。三一重工一“猪”当先,拱开股改闸门,直拱得无边“猪食”萧萧下,不尽对价滚滚来。峰回路转,股民作家一声怒吼,金丰投资股改折戟,清华同方不再孤单。造“系”遭遇寒冬:继去年“德隆王朝”覆灭之后,顾雏军被逮,“格林柯尔系”彻底崩盘;“斯威特系”资金吃紧,严晓群难免焦头烂额。*ST美雅股权转让怪事不断,一套“迷踪拳”至今仍未打完。农产品天价激励,叫人如何不眼馋?诚通吃华源演绎“蛇吞象”绝技,彰显高层欲在央企重组中探出新路之决心。中石油与中信证券,并购业务大施拳脚。

  9月12日,广新外贸轻纺控股公司将两年前以2.2亿元价格买来的*ST美雅(000529)1.17亿股国有股权(占总股本的29.68%),以600万元的“跳楼价”甩卖。受让方联鸿化纤公司是一家来自广东江门新会的民营企业,由自然人控股。

  股权转让协议甫一签订,*ST美雅即决定改选董事会,新提名人选多来自联鸿化纤。然后,广新控股作为控股股东,缺席该次股东大会,联鸿化纤顺利“组阁”,对*ST美雅形成实际控制。这一切都发生在两个月之内。

  在广新控股与联鸿化纤已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并报请国资管理部门审批之后,该项转让被叫停。按有关要求,*ST美雅的国有股权转让又回到最初应该的出发点——在省政府指定的珠海产权交易所公开征集受让方。征集中,即有企业报出了2亿元的高价。

  12月27日,*ST美雅突然预亏2.7亿至3亿元。而按常理,公司可以最迟在明年1月底公布预亏,相关方面应可以有更充裕的时间来更谨慎地确认坏帐损失。广新控股何以急于低价出手*ST美雅?*ST美雅真实状况究竟如何?内中隐情,当不足为外人道也。

  宝钢股份有关增发融资以实现集团整体上市之方案,自去年8月12公布后,即在市场引起轩然大波。经历股价大幅调整、A股停发等九九八十一难之后,终于在今年4月修成正果——以5.12元/股的价格,增发50亿新股。

  8月18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布《关于宝钢权证上市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宝钢同时披露权证上市公告书。以“高风险性”和“高杠杆性”著称的权证品种,遂于1996年被叫停之后九年,再度被引入上证所系统。上市首日,宝钢权证(JTB1)大涨83.58%,市人为之侧目,投机气氛弥漫股市。

  他的名字叫顾雏军。曾几何时,由他一手打造的“格林柯尔系”,裹挟着数十家企业和若干上市公司,有如一头巨形怪兽在中国资本市场上横冲直撞。许多人对着它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却无人出面与它放对。一个名叫的汉子冲上去给了它一记扫堂腿,它趔趄了几步,倒了,化作一股尘烟。

  11月10日,国务院国资委决定通过诚通控股注资50亿元,重组华源集团。经过历时半年的拯救行动,华源最终如愿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此次重组显然不同于以往行政划拨资产或托管的模式。明年,国资委将尝试更多的央企重组,而诚通重组华源的模式,为央企重组探出了一条新路。

  诚通控股成立于1992年,总资产近百亿元,主营物流。与资产总额达572亿元的华源集团相比,诚通控股的块头小了点。但是,诚通重组华源,却似乎又在证明从恐龙时代就被确认的一条自然法则:大不等于强,小不等于弱。市场上总是有这样一类食草恐龙:身躯庞大,腰身臃肿,浑浑噩噩地活在食物链的底部。还有一些则是肉食恐龙:它们五短身材,貌不惊人,却能凭借出类拔萃的脑容量和咬合力,轻易地将前者拿下。当然,作为政府主导的行为,以注资和股权划拨的模式来完成的重组,与恐龙的生存故事还是有些貌合神离。

  华源是第一家国务院国资委注资重组的央企,但绝不会是最后一家。一方面,是央企不进行业前三强就要被淘汰的考核;另一方面,是几年之中央企数目要收缩至80-100家。无论是被动还是主动,今后几年央企重组将会大规模上演。

  近五年来,农产品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7.56%,而股权激励设定的2005年至2007年净资产收益率目标是2.5%、4.5%和6%,与以往经营效率相比明显偏低。这意味着只要不出特别大的意外,农产品管理层就可以非常轻松地获得股权激励的机会。

  有记者小心求证:此方案尚有再让步余地否?公司则昂然答曰:此乃底线,别指望了。小股民闻听,辄对公司此论颇有微词,种种论调流布网上。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梁稳根遂放出话来,呵斥小股民之贪心无良:“大猪拱食,小猪哄抢,毋乃不可乎?”愤激之情,溢于言表。

  孰料今非昔比,西风东渐,王道不存,小股民哪还吃这一套?“梁氏语录”一出,旋即招致网上黑压压之板砖漫天价拍来,一时口诛笔伐、千夫所指。破坏股改,罪莫大焉,试问此等罪名谁人担当得起?此时梁氏方晓舆论之为用大矣哉,众怒不可犯真信矣。无奈之下,打开锦囊看妙计,上写“识时务者为俊杰”。于是派出总经理向文波,一面团团作揖、连声“包涵”,一面对天发誓:“兄弟绝无此意”。为明心迹,终于将对价略略调高,方始得以解围。

  银行贷款可以是美酒,也可以是毒药。11月2日,上海科技(600608)披露南京斯威特集团关联企业占用3.82亿资金,斯威特资金紧张初露端倪。作为其实际控制人的严晓群,立刻成为媒体质疑的焦点。债权银行纷纷采取资产保全行动:起诉、查封资产、冻结股权,不一而足。斯威特危机全面爆发。

  资金危机爆发后,严晓群不得不飞速出让中国纺机控股权。同时,上海科技也接二连三地变卖手中之股权资产。为保小天鹅品牌不受损害,小天鹅集团高层决定对自身财务实行封闭式管理。随后,从*ST长岭传出与斯威特之间之关联交易丑闻。严晓群在*ST长岭能走多远,目前还是个未知数。不过,在完成自身市场化重组之前,斯威特恐怕难以在资本市场上再有作为。

  10月31日,中国石油发布公告,拟出资61.5亿元,要约收购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吉林化工(000618,0368.HK)、锦州石化(000763)与辽河油田(000817)发行在外之流通A股、H股和美国存托凭证,并计划于收购完成后终止三家公司之上市地位,对其予以私有化。

  当是时,自4月29日正式启动之股权分置改革恰好进行已半年。股改横空出世,市场因时而变,连一向单调乏味之并购也顿显五彩斑斓。中石油本次要约收购乃是以终止此三家公司之上市地位为目的,而直接弃其“壳资源”于不顾。似此真刀真枪之“真要约”,乃中国证券市场破天荒之第一例。新生事物问世,不免引人诸多猜想。虽则中石油对此解释为行业整合,市场舆论却不以为然。业界普遍认为,中石油选择此时推出要约收购方案,一定程度上是为回避含H股公司股改之对价支付难题。

  8月中旬,G中信(600030)宣布,将与中国建银投资公司共同出资筹建中信建投证券公司、建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促进华夏证券之重组。新筹建之中信建投证券注册资本27亿元,其中G中信出资比例为60%。中信建投证券设立后,将以受让华夏证券之全部证券业务及相关资产为基础,建立新的综合类证券公司,华夏证券则不复存在。

  从收购青岛万通证券首战告捷,到市场化收购广发证券之挫折,再到如今重组华夏证券,近年来,中信证券战略扩张步伐未曾停歇。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虽然华夏证券问题缠身,但其核心资产与业务依然拥有不菲的投资价值,收购这些资产及业务正是中信证券做大做强之捷径。

  成功重组华夏证券,使去年在广发收购战中败阵的中信证券多少找回了一点面子。G中信认为,中信建投优势在于“将不存在市场上现有的大多数证券公司存在的违规经营等历史遗留问题”。市场分析人士则认为,中信建投证券是在整合了中信证券和华夏证券基础之上成立,与中信证券在投资银行、经纪、基金与资产管理等业务领域几乎完全雷同。同业竞争的市场预期将如何权衡,是一个比较棘手的问题。

  当是时也,除首批试点的清华同方(600100)出师不利之外,后续已有155家公司顺利完成股改程序。前有清华同方,谁敢不严防死守、备战备荒为股改?真是打破脑壳也想不到会有哪家公司再出意外,更想不到出事的竟会是金丰投资。此无他,因其公布的对价预案为10送3.2股,比同批沪市13家公司10送2.78股的平均预案尚高出一大截。

  世事多非人料。有畅销书作家周梅森者,因痴迷炒股,倾稿费所得以投股市,遂获金丰投资第一大流通股东之桂冠。斯时也,恰逢股市由牛转熊、一熊不起、熊途漫漫无穷期,周氏久被深度套牢,心中一把无名大火高举三千丈,正愁无处施放,恰赶上了金丰投资股改。11月2日,就在金丰投资经与大小股东沟通后将对价方案修改为10送3.5股重新公布时,周梅森题名《我愤怒》的公开信同步发表。公开信句句斥骂、声声血泪,千言万语化为一个字——反!

  这是一幕悲喜剧。在数落金丰投资进行“合法抢劫”的同时,周氏并没忘记金丰投资管理层对待自己意见的“积极”、“认真”和“真诚”;在夸赞金丰投资股改对价“送出率高”之后,忽又想起以金丰投资为代表的资本强权之蛮横;字里行间似乎在指责金丰投资的对价太低,言外之意又在忿恨整个中国股市的原罪和“新的剥夺”。就像一个被遗弃的女子,一边怨怅情郎今日的负心,一边又不免叹赏他往日的温情,终于把矛头对准了万恶的男权社会之痼疾。

  这幕大戏的另一个喜剧结果是:台上的戏还没演完,台下的观众却触景生情,转身回家闹起了离婚。11月18日,科达机电(600499)分类股东大会传出消息,公司股改方案因流通股东赞成率未达2/3而宣告搁浅,跑到了金丰投资的前面。

Power by DedeCms